李奥贝纳告别演讲:何时将我的名字从门上摘下

有一天我终将退位,而你们或你们的继任人可能也想把我的名字一并丢弃。

你们可能要公司名称改为“Twain,Rogers,Sawyer and Finn,Inc.”或“Ajax Advertising”或其他名称,只要对你们有好处,我都无所谓。

但是请容我告诉各位,我会在什么时候主动要求你们把我的名字从门上拿掉。

那一天就是当你们整天只想赚钱而不再多花心思于做广告——我们的这种广告时。

当你们已忘记广告制作的真正乐趣以及你们所以能出人头地的创作环境的时候。

当你们忘记其实公司的中坚份子,如文案、艺术指导等专业人员,应该和钱同等重要的时候。

当你们失去那种永远都觉得不够完美的感觉的时候。

当你们失去那股只想把工作做好的傻劲,根本不在乎客户或钱,或投入的心力及劳力的时候。

当你们丧失有始有终,绝不虎头蛇尾的那股热诚时。

当你们不再追求新鲜,使人永生难忘,而且信服力效果的文字及图片运用方式、意境及结合之妙时。

当你们不再夜以继日创造点子,成就李奥贝纳公司一贯秉持的好广告时。

当你们已经不再是梭罗(Thoreau)所谓的“有良知的公司”(对我来说,指的就是一群有良知的男女组成的公司)时。

当你们开始把你的诚实正直打折时,而诚实正直才是我们这一行的生命,是一点都不能妥协。

当你们表现粗俗、不相称或自负而令人讨厌,失去那种精致的中庸之道时。

当你们只知道追求大规模,而对好的、困难的、新奇的工作反而不感兴趣时。

当你们只在意自己在公司的职位是否节节高升时。

当你们不再是谦谦君子,只知道吹牛、自作聪明时。

当苹果只是让人吃的或只是打量的苹果,不再是我们的风格之一时。

当你们只对人不对事时。

当你们不在意强烈又鲜活的创意,只埋头于例行作业时。

当你们开始相信基于效率,可以将创作精神及创作动力委托代工并且加以支配,而忘记创作精神及创作动力只能培养、激发和鼓励时。

当你们开始把“有创意的广告代理商”当做空口应酬话来说,而不再是货真价实的时候。

最后,是当你们不再尊重那些守在打字机、画板旁、或守在摄影机后面、或用大黑笔做笔记、或整晚熬夜做企划书、孤军奋战的人时(因为幸亏有他,广告界才有今天的局面)。当你们忘了他辛勤努力而真的即使是短暂地摘下那颗耀眼难及的星星的人的时候。

年轻人,到那时候,我会坚持你们把我的名字从门上拿掉。即使我得找一天晚上显灵来亲自动手擦掉我的名字。

在我消失之前,我还要涂掉那个摘星符号,然后把所有信纸通通烧掉。

顺便撕掉一些广告稿。

把每一颗该死的苹果扔进电梯升降机里。

第2天早上,你们不知身处何处。

你们必须重新找个新名字。

每次看完这段话,心情都很激动。初中时就想做广告,大学也读了广告专业,并把大学的绝大多数时间都用在看广告上面,但最终却没有进入广告行业,做一名有趣有创意的广告人。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